善与恶_美与丑的争锋_试论陆文夫_井_中徐丽莎被毁灭的悲剧_肖云

善与恶、美与丑的争锋

———试论陆文夫《井》中徐丽莎被毁灭的悲剧

(南京师范大学中北学院)

陆文夫的《井》是一个事业有成、有价值的生命被毁灭的悲剧。《井》搅动了一口古老而又难以干涸的深井,那就是经过几千年的沉淀而凝结于闾巷市民心头的传统文化的污垢———杀人不见血的“闲言碎语”,“嫉妒心理”,对女性和婚姻的封建意识。

人类的存在就是一种悲剧的存在,悲剧是生活中的一种自然现象,是社会冲突的必然产物。徐丽莎的悲剧也是极其平常的,近乎于没有事情的悲剧,正如无声的言语一样,被喧闹的世界吞噬。

一、美善与丑恶的较量

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奉行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。孟子认为善是人的本性,而人类之所以“为不善”不是由于自身的原因,而是由外在的社会环境所造成。人的善恶是时代、社会、环境,不断逼迫着人发生变化。生存就是一种变相的悲剧性存在。

小说中,徐丽莎是美和善的代表。她“细长的眉毛,胖胖的脸,下巴却像瓜子尖,丰满中带着秀气。……一双不大的眼睛像是笑眯眯的,伶俐中带着稚气”。

(1)

她外表出众、心地善

良,和朱世一相恋结婚初期真情付出,孝顺婆婆,与邻里相处融洽,事业有成。但丈夫的专制,婆婆的威严,舆论的压迫,领导的歧视等这一切丑恶的因素以绝对性的优势压倒了美善,注定徐丽莎悲剧性的结局。

中国以家族为本位的宗法伦理与政权力量紧密结合,“君为臣纲,父为子纲,夫为妻纲”成为至高无上的伦理道德行为准则。臣、子、妻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君、父、夫的统治和支配。

小说中,夫权专制像一把铁钳子控制徐丽莎的命运。朱世一公开宣布对她的占有,严格限制她的行动和社交自由。这个破落的世家子弟婚前挖空心思取得信任,利用职权为徐丽莎调工作,关心她的生活。婚后又是一副夫权专制者的嘴脸,政治上倒运后还死握铁钳,箍制徐丽莎使其不能翻身。“朱世一虽然倒了霉,可他还活着……你逃不掉,也甩不掉;……你还是我的老婆,不要装得像个大人物似的!”(2)文革结束后,徐丽莎得到重用,失去威风的朱世一对徐丽莎满怀嫉妒,炮制莫须有的绯闻,把徐丽莎逼上绝路。朱母更是虚伪的封建大家长,幕后策划儿子的追求计划,水到渠成后,假装对徐丽莎疼爱,婚后立即摆出家长的架子,要求媳妇三从四德,早请示,晚汇报,对她百般挑剔。

井边人的闲言碎语也促进了徐丽莎的毁灭。从落魄的朱世一把年轻漂亮的徐丽莎领进家来,井边人就开始关注朱家一举一动,给徐丽莎出谋划策,给朱世一通风报信。徐丽莎出

了名,种种名誉在小市民眼中成了“卖风流”,嫉妒心理和封建保守思想让他们对徐丽莎的看法发生转变,由起初的羡慕、喜爱、同情到后来的不满、厌恶,认为女人怎能坐轿车,男人怎能在家当“夫人”,随之而来的便是风雨满天,飞短流长。

面对丑恶,徐丽莎有过抗争,她有自由意志,她向往幸福,有才干,在“红色的窗帘”的掩盖下,与丈夫唇枪舌剑。她宣布“五四”时代妇女解放宣言:“女人,女人也是人!她有爱的权利,有恨的权利,结婚证书不是卖身契……我要挣脱你这封建的枷锁,为我的前途和自由去奋斗……”。

(3)

二、他律下的自我毁灭

自律和他律是德国哲学家康德的伦理学用语。“所谓自律,是指不受外界的约束,不为情感所支配,根据自己的良心,为追求道德本身的目的而制定的伦理原则。他律是指依据外界事物或感情冲动,为追求道德之外的目的而制定的伦理原则。”(4)以“三纲五常”为核心的中国传统伦理道德,是为巩固封建专制制度,宗法制度制定的。封建伦理道德对人的基本要求就是泯灭自我,适应社会,维护纲常,做封建统治下的顺民。这种他律指导的强制性道德,造成了主体人格的丧失,使中国人性格中自卑、顺从、软弱的一面不断滋长,使许多勇于创造、敢于抗争的优秀人才被摧残,被抹杀,毁灭于黑暗中。

中国几千年封建意识的“潜网”,笼罩着生活的各个方面面。它具有隐秘性,不知不觉地制约着人的行为准则,具有欺骗性,堂而皇之地披着道德伪装来害人,徐丽莎就是生活在这张潜网下默默挣扎的弱者。她悲剧性的结局在某些程度上是由她自身的原因造成的。

首先,从出身看,她出身大资本家家庭,母亲生下她便去世,父亲给她取名后去外国留学,不知去向,由女仆带大,没受过怜爱、关切。“在强者的面前她会更感到自己柔弱得可怜,再加上她的家庭出身不好,又有查不清的海外关系,使她在自怜中又夹杂着自卑,有些她认为很好的男同学从她身边走过时都不抬头,她却认为别人是看不起她这资产阶级的大小姐”。

(5)

毕业后被分配到车间洗瓶子,当有个风度翩翩的科

长为她调工作,换宿舍,献殷情时,缺少关爱的徐丽莎心理防线松懈了,掉进朱世一母子设好的圈套中,开始了痛苦艰难的婚姻生活。

在无休止的婚姻家庭生活争吵中,徐丽莎有过抗争。但她长期抱有“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”的思想,不敢与朱世一彻底决裂。她的思想意识较多地折射出传统道德规范的束缚,听从马阿姨的劝告,能忍则忍,能躲就躲,“并没有出走,也不能像娜拉那样出走”。

(6)

7

相关文档
陆文夫的》故事的时代背景定格在中国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,也正是中国 刚刚...“”又是一个象 征的概念——它象征着毁灭故事主人公徐丽莎的丑恶力量。 ...
陆文夫
特点陆文夫小说的创作特色首先在于针砭时弊的准确与...1985 年发表的《井》,是继《美食家》之后的又一次...徐丽莎的悲剧在于她所反抗的不是 某一个具体的人...
古城小巷的文化意蕴_论陆文夫小说的苏州书写_宋桂友
古城小巷的文化意蕴_论陆文夫小说的苏州书写_宋桂友_文学研究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。...这一点我们还可以在《井》 中得到印证。女主人公徐丽莎的美符合古城苏州的要...
井的人物语言
略论小说《》的人物语言陆文夫提出“多主题的统一...分子、女科技工 作者徐丽莎被逼投井的社会人生悲剧...在他们的精神生活中, 探听种种隐私, 传播种种流言...
论新时期小说中的现实主义的缺陷
但是,在批判中以政治原因为主,后期的“反思”文学在这一方面 虽然对人性有自我的反思却依然相对匮乏。如陆文夫中徐丽莎的悲剧,是 人性相互伤害的结果。对于...
论陆文夫小说创作的苏州小巷文化特色
小说《》讲述了苏州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巷中所发生的悲剧,当代社会的 “人吃...范伯群在《三论陆文夫》中说“徐丽莎不过是大学 毕业的祥林嫂”②,这个定论揭示...
相关主题
热门文档